-ALOUS-

=小瞳=HITOMI
透明咸鱼写手,我觉得我写的文可以用来烤火。

……第一次试着写小英雄 大概ooc过头 如果可以的话请温柔地对待它

是你们的十杰paro

【轰出注意


————————

那天绿谷出久在夜里朦朦胧胧恢复了一点意识,原是模糊的感触却清晰地告诉他身边少了一个人。他脑中的睡意瞬间消散,撑起身揉了揉眼睛,确认了本应躺在他身边的人此刻确实不在。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右边的空位。左边的饭田剑士还是睡得深沉,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明明该是他守夜的。不远处躺着的丽日魔女缩成一团小球在毯子里。但是我们的王子殿下呢?

他们的暂时宿营地是林间一块巨石下的空隙处。绿谷披上一件外衣走出石头下面的阴影。月色将丛林照成一片通透的明亮,他看见那匹白马仍然栓在不远处的树上,看来王子并没有走多远,看来是在哪儿接了饭田的班。这让绿谷稍微安心了一点。他向前再度踏了几步,环视一圈找寻对方的身影。

找起来还不是很费劲。轰焦冻坐在巨石顶端,满月的光华笼在他身上化成一片流淌的柔和银光。绿谷看他的背影看得一阵恍神,下一刻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未经大脑下令就擅自登上了巨石。

“轰君。”

他回过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下一刻嘴角的弧度便不自觉地柔和上扬。

“啊……绿谷吗。怎么,这个时候睡不着吗。”

“也正是我想问轰君的呢。”绿谷出久拍了拍地上的碎石,顺势在他旁边坐下。这时候轰只穿了一件白衬衫,没了那套华丽的衣饰,此刻的他乍一眼看去就像是邻家的斯文男孩,可再细看去,全身流露出的那股高贵的气质却是掩盖不住,引得人转不开眼。

“看饭田也挺累的样子先让他去休息了,倒是你快点回去吧,明天还要赶路。”

“没事,醒都醒了,坐在这里吹吹风吧。”

轰焦冻没有答话。下一刻沉寂随着夜色一起落下来。林间的夜晚总是安静的,像猫的呼吸声的那种静,让人觉得特别适合藏点什么东西进去,比如什么微妙的情绪比如什么涌动的思想,即使他人知道了在这不忍破坏的寂静里也不会去挖掘,就像守着什么两个人的秘密。绿谷出久就没有看他,可他平静的外表之下脑海里却是一行行句子时速八十迈地滚过去,就算是跑得这么快了后面涌出的千言万语还是争先恐后地追上来,要不是被静夜压着,这条早就超载的高速路上的客流量就会一如既往地成碎碎念漏出来。他可不想让旁边那人听到,绿谷出久知道只要说出第一句,那家伙就能听出来那些肆无忌惮地在他脑子里超速的话语合在一起全是他的姓氏。

但是前面的路还很长。

就算是坐在高处也他们看不见森林的外端,想要从这里走出去怕是还得要几天,若是没靠着丽日以前不知道在哪个村子换的指南针导航,历险时长还得呈指数增长。绿谷出久本来想着很多话语能拖一天是一天,反正离抵达目的地还有的是时日。

虽然他也清楚没了出口的话越积越多会是个什么结果,像个持续被打气的气球,谁知道在哪一天会不会被旁边那家伙无意识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表情戳破。保险起见他该远离这个危险物品,可是他知道,他离不开他。

自己看来还是挺没用的。绿谷出久轻轻叹一口气,忍不住又去瞄一眼他的侧脸。轰焦冻对他异彩纷呈的脑内活动当然是一无所知,眼神聚焦在某个他看不见也无法触及的地方。看的如果是我该有多好——他不知为何这么想到,被一时压制的脑内剧场又继续上演。不过在这个气氛下全体演员都要向他投诉,……太静了,这实在是太静了。

那不管怎样都要打破这寂静了,他想。选择多得是,他有千万的问题想要问出口,在这月色下正好。关于轰焦冻明明是个王子却为何要踏上这条险象丛生的路;关于对前方的未知的恐惧——好像说出口,得到了他的回答之后就能得到些许安慰似的;关于他的过去和脸上的那道伤痕,还有常常在脸上一闪而逝,只被绿谷出久一人捕捉到的忧郁表情。当然也该适当地说些自己的事情,绿谷出久其实早就准备好了这样的闲谈,从那天轰焦冻邀他一起骑上他的马——不,比这更早,从那天他们看见他,初次遇见发色半白半红的华服少年,逆光的面容虽还残余最后的几分稚嫩,对着他们微笑的时候却是好看得像从画里走出来的。那时候他心里就似乎被那丝在空中飞扬的红发点燃了一丝火苗,烧灼着他逼着他似的让他问出口,催促他继续去了解这个半途加入的王子的全部,但一旦二人目光对上,这丝火苗却像是顺着动脉烧到了他的脸上,就像是在此刻。这头上不寻常的温度反衬得他更觉周身一阵寒意,转头再看看身边的少年却只着一件单衣。

……不,要打破沉默的话,那些问题还是暂且先放一边不谈。

“……这晚上还挺凉的呢。”

轰转过头,对着他眨眨眼。

“你冷吗?”

还没等他应答,他的手一下被对方的手掌握住。下一刻有火焰从交错的指间燃起,并非带着无可抵挡压倒一切的高温,是温暖的,柔和的火焰,像是曾经在母亲怀抱中的柔软温度。

更猛烈的火焰是烧在他的脑子里的,对方做出那个令他不只是意外的举动的时候他就已经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最后一个闪过的念头是快低下头别让轰焦冻看见他红得过分的脸。

如果轰焦冻再和他说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过这个时候,只需说月色真美就好了吧?


——————END

“在他脑子里超速的话语合在一起全是他的姓氏。”

↑是你们的,三个车焦冻(什么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