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US-

我可能有一个负子脑。

【水泥】每天回家都看到姐姐在装死

向酱油致敬!



每天回家都看到姐姐在装死

阿珂尔玛林在打开门之前就几乎能想象得出家里的景象,她皱起眉对着门念咒,门应声而开。
金妮维娅•茉莉•卫斯理以一种坐北朝南的姿势躺在地上忠实履行着--麻瓜把那个叫什么来着--直南针?的功能。阿珂尔轻轻踢了她一脚。
「姐姐,起来。你在这儿很丢卫斯理家的脸。」
「我愿意。这么躺着很凉快。」
「我知道你在装死。可是尸体怎么能说话呢?」
金妮哀嚎一声爬起来又倒下,脑袋撞击地板砰的一声「我怎么又忘了……」
「这种比洛夫古德小姐的脑壳还硬的头里面装的都是Fe2O3而不是脑子吧。」阿珂尔玛林绕过金妮上了楼。今天在金妮的暑假作业上画什么好呢?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和里德尔聊了几句,少年微笑着安慰她说估计快到她的排卵期了。虽然不太清楚那是什么,也决定当作清楚了。
突然想起什么,阿珂尔快步走下楼梯,金妮还躺在那里。
「我说,你干嘛不去向弗雷德要点那种吃了就会和死了一样全身冰凉动也不能动的药?」
金妮没有回应。
「虽然他们总没个正经,总体来说还是非常好的哥哥。我很高兴有这样的哥哥。」阿珂尔自顾自说着,金妮依然一动不动。她皱了一下眉。
「姐姐,你再不起来的话我真是想给你念一个恶咒呢。」
「刚刚是谁说尸体不会动的?」金妮转了个身,面部直指地心。阿珂尔愣了一下,扑哧一下笑了。
「那么需要我给你搞个棺材来吗?我的被害人小姐?」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