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US-

我觉得我写的文可以用来烤火。

【mafutin】雨き声残響【HB to AIRAN

写在前面:
如题,这还是一个生贺。
作为回礼。

这里是小瞳,文风清奇剧情蛋疼,基于以上两点,本文不适合任何人阅读。
如果某位小姐不小心点了进来的话还是退出去吧不要再向下看了!!(没错就是您(顶着锅跑了

……
勿带三
OK的可以继续。

———————
【mafutin】雨き声残響/雨声残响

「我喜欢雨。
「下雨的日子,在接连不断的雨声中,仿佛世界的一切嘈杂都被消抹而去了一般,耳边只剩下淅沥沥的声响。
「远处近处的灯光也好颜色也好全部在银线中被洇成模糊的一片。万物在雨中隐藏起自己的身姿,所以不去看也可以。
「潮湿泥土的气息伴着若有若无的花香从窗外飘进来,久久萦绕在鼻尖,闭上眼睛深呼吸的话甚至连自己的居所都会忘记,眼前浮现一片连绵的青绿,还有湖水泛起的圈圈涟漪。
「雨天真美。」


-
akatin推开木门,视线落进眼前的一片模糊的青绿。

今日仍是雨天。

已经是接连不知几日的雨,不过对他来说也并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不就是雨吗,出门钓鱼的时候披件雨衣,在细雨中垂钓也别有一番滋味。桌角长出的蘑菇还能给今天的晚餐加道菜。
当然今天不去钓鱼也完全可以。akatin反手把门关上,蹦蹦跳跳地跑进厨房,蹲在角落的一个木桶旁边低头看着半桶水里优游的三条鱼儿。看起来一条一条倒还是充满活力,akatin满意地起身,回头走到窗边的书桌边坐下,翻开随意摊开在桌上的一个本子。

本子上是歪歪斜斜的字迹,简单记录着日期天气和心情。在人类中是可以被称之为日记的东西。右上角简单涂着一朵灰云的页数已经积累了快半个本子,文字里面环绕着的湿润水汽几乎要到了将手指放在那些记叙篇章的纸页上就能触到冰凉的液体一般,即将满溢而出。

这片森林似乎一直下着雨。

这样倒也不错嘛,因为我喜欢雨啊。

akatin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了这里。他曾多次试图探究自己记忆的起源,却次次皆是徒劳,最后也就只好勉强接受了这个不大正常的设定。他从未踏出过这片森林一步,当然并非他做不到,实际实行起来大概轻而易举。他只是安于现状,从心底希望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一个人,在这片雨林里,饿了就出门打猎钓鱼,闲了写写日记看看书,这样的话不论是外面的尘埃也好嘈杂也好都不会沾染一分一毫。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从未接触过未知的世界。

旅人他是见过的。某个清晨或是傍晚,可能会传来急促的叩门声,然后就是一个或者一群饥寒交迫不知所措的人涌进来。大多是迷路的行客,并没有什么恶意。akatin于是耐心地安顿照顾他们,给他们时间休整恢复再继续上路,并为他们指明方向。许多旅人们就这样把akatin当作了救星,对他一次又一次地感谢,临走还给他留下些从“外面”带来的物品。手边的日记和笔便是一年前哪个旅人在向他告辞的时候的回礼。自从他发现了记忆的不可靠性,这本日记就成了不可或缺之物。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说过想要带他离开这片森林一类的话,但他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这样的生活正是他所想要的,所谓正确的生活方式,至少他那时是这样认为的。

渐渐地他得出一个结论,人类只有“需要帮助的”和“提供帮助的”两类。

-
他就是在怀着如此这般的理念时遇见mafumafu的。

故事的开端与往常丝毫无异,门打开的时候被雨幕晕染的青绿背景中站着的是陌生的背着包的白发少年,脸色和他的头发是一个色调,身上的衬衫早被雨淋得近乎透明,紧贴着瘦削的身体。akatin连忙侧身将他请进屋,扔给他一条毛巾和一套备用衣物催他去换,对着对方迷茫惶惑的眼神,在急迫中竟是找不到什么温和的词缓和一下对方的心情,就只是匆匆忙忙地把来人推进了里屋。

待到对方十几分钟后出来的时候才稍微有了点活人的样子,只是头发上的水似乎还没有干,纠结着他的白毛紧贴着脸。这时akatin已经生起了火炉,见少年出来就朝着他挥手示意他坐过来一起烤火。

“可是……”

少年站在原地迟疑着,稍显高挑的他穿着akatin常备着给访客准备的衣服,纤细的小腿露出来半截。akatin笑笑,干脆站起身将他拉到自己身边的小凳子上。

“既然到了这里就不用客气。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看这面相也和自己差不了多少,再大估计也差不多二十几。这个岁数的孩子独自一人在这片林中,akatin还几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迷路了……”少年嗫嚅着说道,声音小到让akatin在火炉的劈啪声掩盖下几乎没能听清。不过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除了这个他也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可能性了。

“你一个人吗?这样在这片林子里还是有点危险的,”akatin皱了皱眉,随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那杯刚倒好的热水递给少年,“幸好你找到这里。”

对方略有局促不安地伸出手去,却在触到暖意的瞬间神色不自觉地一下放松下来。他的面容柔和于蒸腾而起的水汽里,在握住那份温暖的时候不禁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真的谢谢你了。”少年微微笑了。

“我先去收拾一下房间,你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下。”akatin站起身来,向着侧面的过道走去,走到一半却又顿住了足,“啊,顺便一问,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他回头问道。

“……mafumafu。”

“很可爱的名字呢。”他一笑,“那么我是akatin,就请多指教了。”

等到akatin再走出来的时候,mafumafu似乎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没怎么变,坐在火炉旁边小口小口抿着温水。他站在过道口稍提高了声调,“mafumafu桑,”

“嗯?”对方转回头,眼睛里跳跃着火焰暖光,akatin在那片红色里愣了半秒,回过神来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从今天开始你就先住下吧,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诶??!”

mafumafu走向他的步伐一瞬间顿住了,头上冒起十几个问号,他似乎努力地思考了几秒,慌慌张张地问,“你刚才收拾的是给我的房间?!”

“当然了!”akatin自己也有些诧异,这在他的习惯里一向是理所当然的事,既然对方正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类。

终于反应过来的mafumafu拼命摆手推辞,“这,这怎么好!我刚才已经是在麻烦你了,再继续打扰下去的话……我本来想着一会儿就走的。”

“没关系的啊。”akatin对此毫不在意,“我接待的人也不算少了,况且你这个样子——”他在房间门口刹住脚步一个急转身,眼神一下对上mafumafu双眼,慢条斯理从上到下细细打量对方一番,扫视得mafumafu都不自在到脸红起来,“伞也没有雨衣也没有,一个人上路我不会放心啊。”

“akatin桑是在小看我吗……!”mafumafu有点不服气似的,红着脸反驳回来,“这算什么,更大的森林我都去过七八个!”

akatin看都不去看他,只是轻轻笑了一声,mafumafu一下十分识趣地闭上了嘴。

这牛吹得实在太扯了,可信度大概还没有百分之一……我说这个这个干什么!他在心里把自己吐槽了一万次,然后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没有办法说服akatin了,就只好乖乖地随着他走进房间。

“那就等到雨停了再走吧。”akatin说,“这雨最多还会下一周,在此之前你可以现在这里住下。”

mafumafu四周打量了一圈他暂时的居所,房间不大却整洁干净,物品也挺完备,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样子。透过玻璃,窗外的雨依然是恼人地下着,不依不饶地阻挡住他继续前进的步伐。

akatin说的没错,虽然不愿意承认,他此刻正是需要帮助。

既然这样那么还是先住下算了。

等到mafumafu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晨,他花了半分钟坐在床上回忆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最后想起来自己似乎还得在这儿住一周的样子。

他披上床头挂着的一件外套走进客厅,正好撞见akatin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醒了啊。”akatin元气十足地对他打招呼,连语尾都蹦蹦跳跳地上扬。他转过头朝饭桌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mafumafu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桌上三盘明显是刚做好的菜冒着热气,走近桌子俯身看去,
……红烧鱼 清蒸鱼 烤鱼

您是有多喜欢吃鱼啊!

不过既然人家好心做饭的话吐槽是不是不太好啊,所以mafumafu就把这句话收了回去。这时候akatin已经装好两碗饭放在桌上,推了其中一碗到他面前。红发的少年此刻把有点过于长的头发随意扎成一个辫子拉到胸口,这么看来平添了几分温柔。

“我开动了~”

akatin拨了两口饭却看着mafumafu没动筷子,微微皱了下眉,“不尝一下吗?很干净清洁的。”

这话说得mafumafu都不好意思不下口了。

“诶这真的很好吃!和我以前吃过的都不一样但是真的超棒的?!”

一听他这话akatin语气里明显带了得意,“那是当然,毕竟这可和你们以前吃的,来自外面的鱼不一样。”

“外面……?”

“嘛毕竟你也是外面的人。”

akatin留意到mafumafu好奇的眼神,吞下一块鱼肉之后耸了耸肩,半是嫌弃地答道,“外面的东西当然没有这里的干净。纯天然,无污染。”

原来是这个含义,mafumafu就也顺着他的话头调侃下去,“绿色无转基因食品啊,这在外面可卖得贵了,我在这儿能吃到还真是赚到了。”

“才不卖给那些不懂欣赏的人呢,这儿的东西可不是用来消费的,是上天的馈赠。所以你可要多吃点,以后就很难有机会了。”

akatin自顾自说着,顺手把三个盘子都往mafumafu面前推了推。

为了不辜负akatin期待的眼神,mafumafu捞了一大块进自己碗里。对方的厨艺也是十分了得,看似普通的食材也能被点化得回味无穷,比起他一个都市学生,天天只能选选泡面的口味或者食堂的饭菜,偶尔也吃吃薯片盖饭的咸鱼……这是多久没吃到的让人感动的味道了!

面前的少年看起来正小心翼翼地等着他的评价,mafumafu决定跟着自己的良心夸夸他。

“能吃到akatin桑如此美味的鱼真是我的荣幸,不禁开始对明天抱有更多的期待了……!”

“嗯?”akatin从碗里抬起头来,随口一问,“那你喜欢吃些什么?”

“都可以啊!对于绿色食品果然每种都想尝尝。”

-
事实证明akatin不会辜负他房客的期待。

mafumafu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akatin在往自己头上套雨衣,看样子是要出门的样子。他忙赶上去询问对方的去处。

“我就是出去摘点蘑菇,很快就回来的。你先在家里呆着吧。”akatin站在门口,一手拎着一个篮子,头上戴着一个对他来说大得有点滑稽的草帽,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回头阻止了mafumafu跟上来的脚步。“无聊的话你隔壁的房间有以前别人留下的书,可以看看。”

“我可以帮你的……”

mafumafu还想坚持,akatin只是对他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在身后把门关上。

他忙转过身趴在玻璃窗上望向无尽的绿色海洋中红色的那个身影,akatin此时已经走出了一小段距离,背影在窗上蜿蜒的水迹里晕成一个红点。好像是留意到了他穿越雨幕的目光,红点向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似乎还跳了两下。

mafumafu的嘴角就也不知不觉上扬起来,轻手轻脚地离开窗边。

倒是也有点期待这里干净清洁的蘑菇是什么味道。

想到刚才akatin提到的隔壁房间,mafumafu回过头向着里屋走去。数着房门来到了大概是那间房间的门前,手轻轻握上黄铜色的门把,有阵清冷的凉意从手心漫开。

他试探着推开门。

akatin所言不虚,正对门的架子上满满当当摆着一排书。有些看起来应该也有些年代了,mafumafu走近那排书架,手指在书脊上一溜儿划过去,上面有些书页都已经发黄破旧,封面上的印儿颜色也浅浅淡淡的,显然已经被翻看过多次。

照akatin说过的话,应该是曾和我遭遇一样境遇的人留下的。他想。

但这书架并不是这件房间里最有价值的东西。mafumafu转向左手边,安静地立在墙角的硕大黑色物体似乎在持续吸引他的注意力。他走向它,长久的站在它面前细细打量着。

那是一架钢琴。

这就比较不可思议了!怎么想也不会是别人留下的对吧?对吧?!把钢琴运到雨林里来也不是正常人的作风啊!看来要引进一个虫洞理论来解释一下……不,这不该是……

我在想什么啊,难道不是更应该等akatin回来赶紧问问他就好了吗。

最终被实践的正是这句话。akatin把一篮蘑菇弯腰放到地上,撩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啊,自从记事开始它就在那儿了。

……嘛,反正不可思议的事,路上也见得不少了。就连akatin桑的存在也挺不可思议的。

有一次mafumafu无意向akatin提起这话,akatin只是笑了笑作为回应。“想不起来了,实在是太久远的事了。”

“但是你没有好奇过什么的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什么的……”mafumafu上前一步追问道,他自己几乎不能理解这一切,就算他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些许时日。

akatin停下了脚步,思考了几秒钟,却还是不变的笑容。“大概是某种奇迹吧,孕育了存在此处的我的奇迹,”

“也是带来了我们的相遇的奇迹。”

一下对上了mafumafu的目光,里面出乎意料满满都是认真,akatin剩下想说的话就梗在了嗓子里,支支吾吾地岔开了话题,说了几句又找了个理由溜出房间。

mafumafu站在原地听见门吱呀一声在身后合上,回头看向窗外在雨中摇曳的树芽的嫩绿色和窗棂上悬吊着的晴天娃娃,若有所思。

“——总之还是可以用的,虽然这里的湿气还是会对它有些影响,稍微走了几个音。”akatin打开钢琴上面的盖子,向繁复的内部结构扫了一眼,“以前雨下得特别厉害的时候好像也长过蘑菇,倒是没有吃过。”

“那么akatin桑,会弹吗。”

mafumafu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问道。

akatin愣了两秒,手指慢慢在黑色的琴盖上抚过去,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般嘴角微微上扬。

“会一点儿。以前途经的旅人教我的。”

“可以……弹点儿什么吗?”

mafumafu凑到跟前来,双眼充满显而易见的期待和急切,语气却像是害怕得到拒绝的回应一样犹疑着。akatin对他这样的语气不太能理解,既然你想听那我给你弹就是了。他这样想着坐到了钢琴前,“但是我弹的不是很好……一直都是,只能自己弹给自己听,所以你可别挑毛病哦。”

掀开厚重的盖子发出吱嘎一响,他把手轻轻放在琴键上。

面前黑与白的交错已经是太熟悉的画面,一如既往的触感缠绕在指尖。他深吸一口气,按下去。

流畅的乐音就从那台黑色的乐器里流淌而出。这是首较为简单却又是十分安静的曲子,与此刻雨的轻敲窗檐之声竟是合上了节拍。mafumafu就静静站在他身边看着那双手在键盘上如蝴蝶般纷飞,干脆利落地击键抬腕,寂寞的音色叩击在四周墙壁上又如水波一般荡回他的耳畔。

若是在以前他大概不会为这样的音乐动容,但在此处,远离世界的一切嘈杂喧嚣之处,这份从只有雨声的寂静中生发而出的,干净到毫无杂质的乐音却几乎让他落泪。

akatin当然不知道mafumafu这复杂的心理活动,一曲奏完站起身来却看见mafumafu站在那里红着眼眶,一下慌了神,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曲子唤起了mafumafu什么悲伤或者是惨痛回忆,对方还没说什么他就先是一句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嘛。”mafumafu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角,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让面前的少年产生了什么误会。“只是有点怀念……”

“怀念什么?”

akatin定定地看着他。

“外面的生活。”

mafumafu的眼神向窗外望过去,好像能越过无尽的绿色和连绵的群山,到达他所怀念的地方。

akatin看着的却是他的侧脸,神情带着点落寞,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mafumafu并没有留意到身边人的情绪变化,仍然注视着远方。“akatin桑没有梦想过外面的世界吗?”

“……想过是想过啦,也在许多人的口中听过描述,但是还是觉得这里最好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去过外面啦,那样多姿多彩的地方总会有你感兴趣的所在。”mafumafu不以为然,但他知道akatin从未真正在那个世界生活过,就只把akatin的看法当作一种偏见,他再次转过头将目光投向远山。

明明开始旅程也并没有多久,在这个小小的歇脚处却开始想念那个无时无刻都等待着,欢迎着他的归来的家。

等雨停了就回去吧。

“……akatin桑?”

几秒钟没有传来回应,mafumafu才突然发觉对方已经不知在何时悄然离去,房间里仅余他一人。钢琴沉默地立在原地,琴盖已经放下,刚才的旋律却仍然回响在他的耳边。

于是他合上调子,轻轻哼唱起来。

「从我狭窄的世界彼侧,传来了你的声音。」
akatin咬着笔的一端,皱着眉,笔尖悬在纸上,却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

明明还该有句什么作为结尾,可是那句话却怎么也不肯浮现在他眼前,就像有个人关上了他脑袋里的阀门,就连一滴灵感都吝于给予。akatin叹了口气放下笔,把自己的日记放回抽屉里。

一个一个人到来,又是一个一个离去。他不断地在说再见,可到底谁都没有再见。

虽然说事实上也不该抱有如此的期待,因为他们都只是“需要帮助的人”而已,只是他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仅仅是这样而已。

-
林间的傍晚时分总是安静的,随着夜幕落下,阴影交错间橙黄色的光芒不知何时已经踏着轻巧的步子离去。鸟鸣虫声也随之渐渐消逝,直至寂静无声。

akatin踮起脚点亮屋里悬在四周的蜡烛。烛光一直会亮到明天早晨,即使到了睡觉的时候也不熄灭。mafumafu曾经问过他一次原因,akatin认真地告诉对方,以前有路人说过,晚上如果把灯熄灭,亮度太低的话会容易刷怪。

……

还,还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的!mafumafu突然决定不告诉他真相了。

正是akatin照例的练琴时间,mafumafu跟在他后面走进书房,看着akatin在钢琴前面坐好。他庄严地掀开盖子,好像是在执行什么仪式一般。再就是手指与黑白二色的舞蹈。mafumafu站在一边凝神听了一段,觉得这个旋律有些熟悉。

“啊,这首曲子,我也听过。”

akatin手指的动作在进副歌的前一个小节一下子停了下来,音乐戛然而止,“你听过?”

“不仅听过,我还会唱。倒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吧,毕竟是以前流行的曲子。”mafumafu斜靠在一边墙上,指关节叩击墙壁打出节拍唱起接下去的歌词。他的嗓音本就清脆,唱到副歌高音部分犹如金属折出冷厉的光芒。akatin在旁边听得呆住,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正和自己将要弹的曲调分毫不差。

mafumafu停下来的时候akatin还听得意犹未尽,情不自禁给他鼓掌。

“mafumafu桑以前是……职业歌手?”

“不是啦。”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业余爱好,闲着的时候自己喜欢唱一唱。实质是很没意思的大学生啦。啊对了我还会吹口琴……”

“口琴吗!”akatin一下眼神开始闪光,“以前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mafumafu得意地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制长条物品向着akatin晃了晃,红发的少年惊喜地接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最后恋恋不舍地递还给他,“吹来听听?”

mafumafu沉思几秒,眼睛在钢琴和akatin之间转了转,“我们合一下试试,怎样?就刚刚那首曲子。”

“诶,一,一起吗?”akatin一下没反应过来,一下站起身向着对方拼命摆手下意识想要退缩,“这个快曲我弹的不熟,你听我刚才还错好多不行的啦……”

说着声音就小下去,mafumafu走过去拍他的肩做出和善的笑容,说着没关系的反正我又不会嫌弃你一类的话,死缠烂打地把他再次按回钢琴前面,再次露出那种akatin不忍拒绝的眼神。

“我……我再,再不小心弹错了不要怪我……”akatin声音和手指抖到了一个频率,mafumafu不说话,只是对他继续河鳝啊不是和善的笑容,虽然说这种表情让akatin更紧张了。……明明刚来的时候一副弱气少年的样子现在是把自己那个所谓客气的设定丢掉了吗!啊说起来这是不是我让他丢的啊……

这些都只是一闪念之间发生的事。akatin闭上眼,再次把手按上琴键。

先是以一串漂亮的刮奏开头,接着就是急促的左手分解和弦的重复,右手跳跃在高音域拉出流利的琶音作为前奏。

在进主歌的时候mafumafu的口琴也就适时地插了进来。两份截然不同的音色此刻开始相互缠绕,音符与音符相互碰撞,由不止之雨充当催化剂,产物竟是出人意料的协和动听。副歌一下拔高的八度更是灿烂,两个声部调和的音程撞击出眩目的火花,此刻环绕着回响的,二人共同编织的乐曲,光明满溢的音色响彻在夜幕下的雨林间。

“这不是很好吗,辛苦你了!”

一曲奏毕,mafumafu和琴音一同停下,喘了几口气,下一秒自顾自地鼓起掌来。akatin却只是呆坐在那里,不可思议地反复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顺畅地弹下来这首……”

“哇那更要恭喜了!”mafumafu更使劲地鼓掌,下一秒收获了akatin一个白眼。mafumafu笑着一屁股坐到他身旁,“那从现在开始就不是一个人了呢。”

身边的少年听着这话怔了一下,下一刻垂下目光,微微摇了摇头。

他是清楚的。

你终有一天会离开的,去你属于的地方。而我也只会留在我属于的地方。

但这样两个人编织的旋律,我还不想让它停下。

-
akatin某次从mafumafu的房间门前路过时,透过半掩的门看见mafumafu坐在茶几前面,盯着窗外手托着下巴发呆。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打个招呼,最终抬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怎么啦,一脸惆怅的样子”

“有点想家。”mafumafu叹了口气,伸出手拨弄了一下窗户上的什么东西。akatin这时才察觉到,棕色的木梁上不知何时吊上了个一个晴天娃娃吊坠,白色的布料在空中摇曳飞舞,看上去煞是可爱。

“很可爱啊。”akatin坐到mafumafu的对面,和他一起凝视着那个小玩意,眼神随着它的左右摆动而摇晃,“自己做的吗?”

“嗯。从家里带来的,路上都一直带在身边。像是吉祥物那样的东西吧。”mafumafu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样,眼神渐渐柔软下来,“名字是mafuteru。”

akatin一下忍俊不禁,“给一个晴天娃娃起名字,真是有意思的作风www”

“这可不是普通的晴天娃娃!”似乎对akatin对他的宝贝的态度不满意,mafumafu瞪大了双眼倾向他,一边敲着桌板,“是能带来好运的,让我一路顺风的晴天娃娃!”

“行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akatin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太多,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我出去一下,找个鸡窝掏几个蛋回来,晚上吃。”

“好啊好啊,那我又可以期待了。”mafumafu朝他挥了挥手,一扫之前的惆怅神色。

akatin耸耸肩,转身向外走去,在门关上的一瞬却听到一句轻轻的自言自语。

“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呢?”

他的脚步一下顿在门口,静立良久,却迟迟没有再次推开那扇门。

他最终还是向着那一片绿色走去。在家门前akatin停了几秒,望着窗外的纷纷雨丝。有一滴冰冷的水珠从屋檐上直坠而下,碎裂在他手心。

雨确是比前几天缓了不少,也许真是那晴天娃娃的魔力。

看来今年的雨季,快要过了。

-
“一起去走走吧。”

从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akatin把鞋带系好站起身转回头,看见mafumafu已经穿戴整齐拿着一把伞,看起来提出这个请求已经蓄谋已久。

“也是呢,你来了这么久也没出去看看。今天既然雨小就让我带你晃晃吧。”

mafumafu显然对akatin的批准感到十分兴奋,蹦蹦跳跳地随在akatin身后走出门。这个小屋的门从来不上锁,akatin解释过说是为了让需要帮助的人能及时得到援助。二人先后踏在绿茸茸的草地上,步入那片深青色的世界。

错落的乔木投下重叠的阴影,雨水敲在叶片上缓缓滑落砸在伞上奏出切分节奏,没过小腿的草叶与皮肤每一次接触都留下一阵冰凉的触感,mafumafu有些挫败地发现自己的裤子没走几步就湿了大半,黏在腿上难受的很。反观走在自己前面的,照例是不带伞的akatin却仍是神态自若,径直向前走去,一点都没有受到这些的影响的样子。mafumafu拉长了声音,“akatin——桑——还有多久到啊?”

“这才快要到我平时钓鱼的地方而已!你是累了还是怎么着啊……”akatin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写着没出息三个字,“是谁主动提出来要跟我走的?”

“不那肯定不是我,是叫镜见失神的里人格……你在期待一个家里蹲什么啊!”mafumafu死不承认。akatin哼了一声,绕过一丛灌木向右转去。

“这片地方我从有记忆开始已经走过不知道几次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到的地步。”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边走边叙说着,嘴角慢慢抬起来。“说是每一颗草木都认识的程度倒是还没到,但是我觉得四周这一切都是我的朋友。”

“akatin桑很爱好自然呢w”mafumafu笑着应道,“我们这些都市人都很难接触自然,我在开始旅程之前连山都没爬过几座。这次有幸能来到这里,尝到了绿色食品又在这片山林中漫步,真的是太好了。”

“那你是为何要踏上旅路呢?”

akatin突然问道。

mafumafu按着眉心沉思了几秒,看着自己的脚下,低声说道,“只是想在毕业之前做点自己想做的事罢了。”

akatin没有应答这话。mafumafu跟在后面,自顾自拿出口琴,吹起某首akatin从未听过的悠扬乐曲。

清扬悦耳的曲调绕在林间,逐渐融入青色,消散无踪。

“就是这里了。”

走了不知多久,akatin突然一下停住脚步,mafumafu差点一下没反应过来撞在他身上。

面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曲折蔓延流向不知名的远方。小溪不算宽,也就十几步就能走到对面的样子。粼粼波光闪着银色,绵绵细雨纺织的无数圈圈在水面上泛开。

“那天给你吃的,包括这几天给你吃的,都是这条河的馈赠。”akatin手在空中一划,语气中似乎夹杂了些许自豪。mafumafu望着水面有些惊讶,对着自己的倒影用手指戳了戳,那张脸一下破碎了,半晌才再一起聚成一个人形。

“差不多就是这样,还是很漂亮的吧。”

akatin回头向着上游望去,目光一直延伸到溪水转弯看不见的地方。翠绿色落叶被水流裹挟着向下纷飞而去,与群青世界融为一体。

“本来想带你再向上面走走但是看你这个样子还是算了吧——你干啥呢都几岁了还玩这个?”

akatin一回头看见mafumafu竟在捡石头打水漂,伞都丢在一边身上衣服湿了大半,他一下把对方拉起来塞过去伞柄,想要责怪几句,对方却是一脸无辜地辩解真的很好玩嘛。少年还是叉着腰瞪着他,又看着mafumafu手中的扁平石子,最后叹了口气,说你的技术太烂了吧。下一秒手中石子被抢过,akatin半侧身对着河面抡臂,石子疾飞而出擦出一串漂亮的水花,最后没入对岸的草丛之中。

mafumafu看得呆在原地,看akatin的眼神里已经是崇拜了。他略带得意地笑了笑,拉mafumafu的袖子,“走啦我们回去吧,快点把你衣服换了。”

“可是上面……”

“明天带你来。”akatin随手推掉,领着mafumafu向来时的路走去。

“……akatin桑啊你是怎么记下来路线的我觉得我已经迷路了……”

“右手插火把。”akatin随手指了指树。

回家的路似乎比去还要更加漫长,一直到了mafumafu都怀疑akatin是不是真的走错路的时候,小木屋出现在他们面前。

akatin推开门脱下鞋子雨衣,催着mafumafu去换衣服,自己走到厨房里开始准备晚饭。

今日也在雨声中逐渐消逝。

-

次日akatin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不同。

他坐在床上发了几分钟呆,一下跳起身来拉开自己房间的窗帘。

久违的阳光突然洒了进来,整个房间都被涂抹上一层金色。akatin愣愣地看着窗外,还带着些许水珠的枝条在微风中轻轻拂动,平静而又美好。

雨停了。

这正好是mafumafu来到这里的第七天。

akatin走进mafumafu的房间,推开门,意外地发现对方已经醒了。背包已经被整理得整整齐齐,房间里的一切在一夜中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白发青年坐在茶几边望着窗外,被一层轻柔的阳光涂抹的侧脸上是浅浅的笑意。像是察觉到了akatin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向门口。

“我要走了。”

“……今,今天吗?”

akatin手指一下扣进门框,却仍是在门口站着没有踏进一步。

“是啊,可要赶早走了,明天再下起雨怎么办,可不能继续麻烦你。”

akatin垂下头去,盯着自己脚边的地面,沉默下去,久久不发一语。

——然后他突然被抱住了。

“遇到你很开心,真的,在你这儿住着也很开心,能相遇真是一种幸运。”

mafumafu放开双手,看着akatin还是那天说着“是我们相遇的奇迹”的时候的笑容。

“这里的确是无比纯净的地方,很遗憾我不能继续留下……但是希望你,如此特别的你,能与这片森林一般,永远有一颗纯净的心灵。”

akatin仍然沉默地看着他。

明明只是又一次的离别而已。这样的离别明明已经发生了千百次。

他们到来,他们停下,他们离开。

他留在原地。

“啊,可惜了,本来今天想带你去看上游的景色的,那里更漂亮。”

于是他只是这么说道。“吃了早饭再走?”

“就不用了。旅人嘛,哪有在意那么多的。”对方回身拎上双肩包,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再次向他走来。“如果你舍不得我可以来送送我啊wwww”

akatin不搭话,和他一起走到门前,看着他换好旅游鞋推开木门。

“……就不送了。”

“诶,”

mafumafu的神色迷茫了一瞬,akatin不去看他,自顾自说道,“跟着向南的那串火把走,走到晚上应该就可以看到一个镇子,那就是这个丛林的外围了。再接下来的路,就要自己加油了。”

这话也是例行公事。他送别过多少人,就说过多少次。

mafumafu低头看着他,皱着眉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塞到akatin手里。

是那台口琴。

akatin凝视着手掌中的长方形器物,错愕地抬起头看着mafumafu。

“送你留作纪念吧。我没有带书,只能给你这个了。那么,再见。”

mafumafu向前走出几步,回身看向akatin。阳光从林间稀稀疏疏地漏下来,映衬着他的灿烂笑容。

akatin看着那个身影在自己从未见过的瓢泼大雨中逐渐模糊,于是他踮起脚,向前方挥了挥手。

直到那个白色的背影已经完全没入青绿色,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口琴,试探着把它举到嘴边。那一日他与mafumafu同奏过的曲子再次响了起来,悠扬响彻。

此刻却只是一个人的二重奏。

曲调在接近副歌的时候毫无预兆地断了,akatin放下手,再次长久地注视着那把口琴。

今天仍是晴天。

—————END

写在后面:
题目是你橙的曲子,BGM是ひとりのデュエット,科林家孩子的曲子,超可爱(x(开始安利

“你大概就是雨吧。”

他们终归是有不同的归宿。

再一次,染染小姐生日快乐(末班车
……谢谢您的喜欢(?)

顺便,以后大概不会再写东西了(……)
虽然很抱歉,总之为了这个fo我的大家可以撤了(你什么

感谢您愿意看到这里。

2017-03-15 /  标签 : mafutin 26 3  
评论(3)
热度(26)
  1. Ran 苏染蓝。-ALOUS- 转载了此文字
    万分感动😭😭😭